小艾木的异国之恋
来源:水电十一局 作者:张晓晨 时间:2018-09-14 字体:[ ]

公元2018年9月7日,小木在奔向小艾的路上。车窗外,紫藤树在节节倒退,阳光透过玻璃,洒在车内,世界竟如此美好。

他想:李小艾,我来了;

她想:张小木,我等你。

从郑州航院到水电十一局,再到赞比亚,这是他们一直延续的状态。

毕业季的转角

2017年的6月,因为毕业季的到来显得格外燥热。街边的烧烤摊和大扎啤的结合,让离愁一扫而光,今朝有酒今朝醉,管他明日是几何。

此时小艾和小木坐在学校餐厅的椅子上,低着头喝着杯中芒果汁,小艾的左手撑着下巴,右手漫无目的地用吸管搅动着杯底的芒果肉,气氛一度微妙而不可言。

虽然两人都签了水电十一局,但在是否出国上出现很大分歧。

“你为什么不说话?”小艾的声音打破了这沉寂已久的宁静。

“我不知道要说什么,难道你就不能和我一起出国吗?”小木无奈地说道。

“那难道你就不能在国内工作吗?到时候说不定可以分到一个项目上,非要异国恋的话,还不如直接分了,反正毕业季分手的也不差你一个。”

“我真的是想在国外好好努力多挣点钱,给你一个家,不能让你跟着我受苦。”这是唯一的一次他没有妥协。

“行,非要这样的话,那出国跟我,你选一个。”

“……回头再说吧,我带你去吃炒酸奶好不好?”

“好什么好,你自己吃去吧!”

空前绝后的冷战还是爆发了,从六月中旬到七月上班的前一刻,两个人谁都没有说一句话。

公司宣布分配方案的时候小木才知道,在出国意向表上小艾写了同意——同一个国家,不同的项目。

原来,爱情是互相迁就。

687公里的距离

2017年9月1日,他先一步去了赞比亚下凯富峡项目;而她也在9月18号来到了赞比亚的KC45公路项目。两地之间,在谷歌地图上清清楚楚地显示着687公里的距离,车程9个小时。

头顶着同一片蓝天白云,呼吸着同样味道的空气,身穿同样款式的工装,尽管还是隔着687公里,一座大山到一座城市的距离。   

小木大山里的信号不好听不到,小艾的急性子总是生气。从技术部门口到半山腰的地方,从厂房EL398的平台到EL418的钢加厂,甚至为了打一个电话,他会花30分钟到信号比较好的另一个生活营地。

她用细心鼓励他不要怕,他一点点变得勇敢;他用双手托起她的尊严,她一步步愈发自信。

因为第一次出国,敏感而又恋家的小艾经常会想家哭鼻子,而远在大山里的小木除了心疼无能为力

当有一天领导和小木说:现在让你去KC45,你愿意去吗?尽管舍弃不下他热爱的机电安装,张小木还是坚定地点了点头。这一天,他等了太久。那时下凯山谷里树早已添了新绿,卡富埃河奔流向南,天空的云遥不可及,一切仿佛还是旧模样。

当他亲自去丈量这687公里的距离,他才知道这是怎样的山高水长,穿越卡富埃、卢萨卡,路过恩多拉、基特韦,在KC45的K11+100营地遇见她。

兜兜转转,初见小艾

“我离开的时候,下凯的雨依旧在下,雨雾缥缈;我到达的的时候,基特韦的小雨已经停了,而你在等我,盈盈笑意。”他忍不住在QQ空间发了这样一条说说。

小艾一袭长裙,一低头还是一朵不胜莲花的娇羞,她抬头的那一刻,小木说自己的整个世界都亮了。他心里,她依旧美得不可方物;虽然在她心里,他还是以前那样的傻里傻气。

每天清早,他们在餐厅遇见,一句“早安”,让两个人对未来的生活充满了无与伦比的信念。

她在综合事务部,坐标K11+060;他在试验室,坐标K21+360;忙碌的一天结束,还能看上一眼,心里也是欢喜的。

3月份的时候,项目附近的戛纳屯小学需要修缮,她代表项目部去沟通交流学校的困难和需要;待确定好相关事宜后,他精心做了修缮工程预算书,制定粉刷方案和材料计划。半个多月后的戛纳屯小学焕然一新,孩子们再也不用风吹日晒雨打,全校师生感激涕零。

他们相视一笑:能在干项目的时候一起尽绵薄之力帮助需要的人,这是一件多么有意义的事情。

不忙的时候,偶尔偷空去基特韦的Mukuba Mall吃冰激淋和牛排,去中国餐馆里吃麻辣小龙虾,每一天每一秒都弥足珍贵。

日子过得很快,从刮风打雷下冰雹的雨季到渐渐燥热的旱季,已经过去了三个月。一纸调令,她去了下凯富峡水电站项目。旱季的五月让他忍不住狂躁了起来,又一次意外之外的别离,又是一个687公里。

看过你看过的风景,走过你来时的路

她去下凯的时候,正好与当初他来KC的路线相反。天空的云彩依旧,路两旁的村庄依旧,大山里的山路依旧,卡富埃河依旧。

灌木丛不断倒退,三个月的相处像老胶片一样回放,小艾总是说他幼稚,什么时候才能长大。每次不开心了,他说:“小艾不要不开心,我一会去给你买个小花篮,装满满的好吃的送给你,好不好?”或者:“我给小艾唱首歌,一二三:大脸猫大脸猫爱吃鱼,喵咪咪喵咪咪喵咪咪……”

待她真正去走他曾经在下凯走过的路,她才明白,原来那个在她面前一直孩子气的他,在工作中其实一直都是个大人模样。虽然下凯的工作劳累、危险、强度大,他跟她只字未提,始终都是满满的能量和积极乐观。

好多他的老同事见到她,都说:“之前小木在这里的时候,一到晚上都拿着手机到处跑,山上蚊子特别多,他每次回来身上都被咬得各种包,我们当时就在想那个女孩子该有多幸福啊!”大家的说笑,在她听来都是心酸,小木从来没有提过这些,总是在她发脾气的时候急得语无伦次:“不要生气不要生气,我再走走就能找到信号了。”

有人从下凯来KC,她会精心订好小点心带过去;有人从KC去下凯,他也会提前买她爱吃的布丁果冻和重庆酸辣粉,再附上一封小情书。

每天晚上,星星还眨着眼睛,他们在电话的两端说着悄悄话。每一天工作上的不如意还是小成就,烦心还是有趣的小事情,都让整个夜晚泛着义愤填膺或浓情蜜意。

比如,她做了一张很好看的PPT,然后发给他看。

他说,小艾真棒,我可以取取经吗?

她说,你有那么想取吗?

他说,一点都不想取,因为我最想娶的是小小艾啊。

动不动就会被撩到,糟了,是心动的感觉。

九月的赞比亚,办公室的风扇不停转,窗外的艳阳不停晒,路上的工作不停干,远方传来消息,他要调去下凯和她团聚,对他来说又是一个兴奋得彻夜未眠。

 

他乘着KC项目上的6916皮卡车,沿着来时的路,从基特韦到恩多拉,从卢萨卡到卡富埃,两个项目,两个地方,两个人,越来越近。毕业一年,这段剧情一波三折,却又仿佛是上天注定。列夫托尔斯泰·小木常说:“命运终究不会亏待微笑的人。”

此去,虽然两人还是隔着8公里,但他们觉得这是最好的距离,不远不近,两个人都能专心工作,还经常能见上一面,多好啊!

闲聊时候,两个人总会感叹,如果不是十一局,也许毕业季早就成了分手季,哪还有这后来长长短短的故事和人生?

 

艾木是他们互相起的名字。有一天,

他问:我为什么叫小木呢?

因为你像一块木头啊。

她问:那我呢,为什么叫小艾?

因为我爱你呀……

【打印】【关闭】

浏览次数: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