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道阻且长,然行则将至:成都院两河口移民代建总承包项目建设侧记
来源:成都院 作者:蔡现阳 杨洪 黄佳含 时间:2019-01-11 字体:[ ]

坐落在雪域高原的甘孜州雅江县、道孚县、理塘县、新龙县20多个乡(镇)的崇山峻岭,由成都院总承包的两河口水电站移民代建工程库区道路绵延200余公里,是中国最大的移民代建项目。项目建成后,这连接四县的天路像条洁白的“哈达”,将承载成都院水腾博会设者“建设雅砻江,治水大西南”的梦想,缠绕在甘孜州人民的心中,成为藏区人民通向富裕、奔小康的康庄大道。

众志成城的力

工程自2015年开工建设以来,遭遇了自然地理环境、人文社会环境、地方关系协调、施工难度和安全风险等常人难以想象的困难,工程进展一度滞后。面对困境,成都院人“海拔高斗志更高,缺氧气不缺志气,环境苦绝不叫苦,困难多办法更多”的优良品质展露无遗。公司专门成立四川雅砻江两河口水电站建设征地移民安置专业项目代建工程设计施工总承包项目工作促进组,黄河董事长和郝元麟总经理多次亲临现场指导,工程建设分公司及各职能部门负责人多次深入项目施工现场督导检查,推进项目进展。

项目先后克服道路运输不畅、砂石骨料紧缺、电网经常停电、藏区复杂的社会环境、恶劣自然环境(大风季节、超长雨季、冬季高寒)等诸多不利因素的影响,创造性地提出并实现“雅江中转、跨县运输”的砂石骨料运输方案,采取包括约谈分包单位高层领导、组织参建各方召开周例会、优化施工方案、调整平行作业、增加资源投入、夜间施工、雨季施工、冬季施工、激励机制等各种强有力的保障措施,大力推进项目进展。同时,工程建设分公司党委在公司党委的指导支持下,在两河口项目现场开展了以“讲创新、讲奉献、讲发展”为主题的系列党建活动,有力提升了项目一线的实干氛围。

措施是实效的保障。木绒特大桥4#主墩当年开始浇筑,当年主墩浇筑至120米;红顶特大桥当年施工,当年主墩封顶;亿达沟大桥、甲斯孔大桥顺利合龙;跨度110米,垂直高差达100米的折多沟大桥主拱圈顺利合龙;长征、瓦孜、格孜、亚拉坎、教学、格桑、仲尼、洛古等八个隧道相继完成二衬施工。经过成都院人众志成城日以继夜的拼搏,至2018年底取得了令人鼓舞的成果,工程进度已能满足调整后工程计划进度,全年项目收款完成目标的118.23%,项目营收完成目标的107.25%。

2018年12月27日,在成都院亚卓营地举行的两河口项目劳动竞赛暨精准帮扶总结会议上,两河口建设管理局周江平副局长欣慰地说:“目前,两河口代建移民工程通过成都院和承包人共同努力,工程滞后的形象面貌、一度严峻的安全形势以及质量控制现状得以扭转,趋于良好……”,周江平的一席话,为这个超高难度的移民代建项目2018年的建设划上了一个圆满的句号。

春夏秋冬的难

回望来时路,尽在无言中。面对这简短的“扭转”二字,过程中的酸甜苦辣、五味杂陈,只有项目建设的亲历者才能感受得最真切。过去的2018年,对于奔流亘古的鲜水河,也许是极其平凡的一年,但对于两河口移民工程建设者,却是一个不平凡的四季。

春季的狂风大作、飞沙走石:瞬时最大风力超过十三级,人在室外基本无法正常行走,简易板房、厂棚直接被掀开。至今让人记忆犹新的“3.12风灾”,木绒特大桥工程缆索起重机直接被异常大风刮倒,主索塔倾覆,造成严重的工程损失,幸未伤及人员。

夏季的瓢泼大雨、泥石横流:汛期暴雨频繁,有时连续降雨超过7天,超标洪水导致河床水位暴涨;边坡经常垮塌、道路时常冲毁、泥石流频发。严重威胁工程安全、施工安全和交通安全,现场经常面对陡峭的山体、深切的河谷、单行的交通、一边悬崖一边峭壁的施工道路,以及随时可能掉落的石块……

秋季的气候干燥、尘土飞扬:秋天则进入长时间无雨水时期,气候异常干燥,很多人手脚皮肤皲裂、嘴唇干裂,严重的甚至长期流鼻血;道路灰尘弥漫,车辆能见度不足5米,人坐在密封的车里都能轻松地嗅到泥土的“味道”,半天下来鼻孔里全是黑黢黢的灰尘。

冬季的风雪交加、温度极低:大雪成为冬季的常客,山上的积雪经久不化,早晚的室外温度基本都在零下10℃左右,滴水成冰,穿着两层棉衣站在外面都能体验“透心凉”;且冬季易发感冒及其他并发症,生一次病基本要十几天才能痊愈。

最为恶劣的还应该是高海拔、高严寒,空气稀薄、氧气缺乏。头痛,持续的头痛让人备受煎熬,高原反应让人难以承受。刚来项目部的那几天,连上个二层小楼都会明显感到气短、胸闷,晚上睡觉总觉得半梦半醒。

来过两河口的人都说:在这里正常生活已经实属不易,再克服来自自然的、身体的、心理的各种不利因素进行工作,更是难能可贵。这样的环境下,唯一能够依靠的就是每一个人的责任心和勇气。

不畏天公的人

咆哮怒吼、奔流不息的雅砻江和鲜水河似乎在向靠近她的人发出示威警告,绵延伸展、壁立千仞的大峡谷悬崖峭壁容不得凡人之躯亲近半步,如此险恶的环境,建设出一条宽阔的交通大道谈何容易,在建设的过程中所遇到的艰辛和困难也许只有建设者自己才知道。项目部日常维持超过80人常驻工地现场、超过20人常驻施工一线最前沿,因工程的复杂性,公司专门派驻了几位经验丰富的老同志在一线把关,长年于与一线工人同吃、同住、同工作……

田甫云,标段长,今年已经54岁了,在藏区高原属于当之无愧的“高龄”员工,身患高血压、偏头痛等多种疾病,但他克服身体不利状况,为确保管理到位,自进场以来长期坚守“绒坝管理点”。那里海拔更高、空气更稀薄、气候更恶劣。住宿、饮食条件极差,冬天洗完的衣服几分钟就冻成“冰棍”,日常连新鲜蔬菜都很难吃到,饿了就啃一口带上山的“冻馒头”……。

于乾生,技术质量部主任,今年已经60岁了,花甲之年。如此年纪,在平原上工作和生活已属不易,何况在海拔3000米左右的藏区高原,如此坚持让人佩服。经常亲临工作面进行巡视巡查、技术指导和检查验收,和年轻人一起上高墩、爬边坡,工作精神一丝不苟。

王玉斌,项目副经理(施工),今年已经55岁了,在藏区高原同样属于绝对的“高龄”建设者。从两河口移民代建工程开工至今一直在现场履职,除了履行管理职责以外,还与标段长、现场工程师共同巡查现场,经常走在平均海拔3000米的小道上,部分部位甚至没有路,只能脚蹬岩石、手握树木,攀爬前进。由于长期身患糖尿病,每天都要自己注射胰岛素,还伴随并发症,加之工作辛苦和劳累,经常病倒在工地上。仅今年,他就高烧病倒了3次,经过几天基本恢复以后仍然坚持现场工作。自己挑起重任,还要发挥“传、帮、带”的作用。

高原强烈的紫外线和强劲的风沙为项目部还打造了几个“高仿藏民”——何旭,施工管理部副主任,进场以后长期坚守“瓦日管理点”,统筹管理瓦 日片区范围标段。“瓦日管理点”与“绒坝管理点”相比“不相上下”,且工作环境更为恶劣,2018年在工地上出勤时间超过320天,经常处于无网络信号状态,承受着自然和心理的双重压力。田甫云、何旭、于乾生、王玉斌等只是各个层次的缩影,像他们一样无私奉献的中青年同志还有许多……

2018年,公司、分公司领导及各级职能部门多次深入两河口移民代建工程现场检查、指导,强力推进项目进展。分公司总经理郑家祥多次来到现场,与项目部班子共同办公、一起解决施工管理和现场生产中遇到的组织、管理、技术等问题,他要求项目部全体员工“奋进2018,不留缺陷、不留隐患、不留遗憾。”

分公司党委书记苏鹏云长期值守项目部,给项目建设提供了许多非常宝贵的指导意见。他曾在“折多沟大桥”主拱圈第一仓混凝土浇筑时,一天来回攀爬100多米的高边坡多次,因高原肌肉缺氧导致小腿无力连续摔倒三次,无法行走被紧急送往成都住院治疗。

分公司总工邓念元为两河口移民代建工程多次来到项目,查阅大量设计文件、技术标准,并带病深入工地一线了解现场存在的技术问题……还有许许多多的领导、职能部门负责人,不辞劳苦,每月对两河口移民代建工程进行检查和指导。

汗水铸就的功

“丹心筑天路、汗水洒江河”,这群一辈子把工程质量视为生命的成都院工程建设人,用自己的庄严承诺,再次在雪域高原的鲜水河畔,镌刻下属于自己的光荣和梦想,他们是最美成都院人。两河口建设管理局对项目部2018年的成绩给予高度评价:“总承包项目部本年度非常辛苦,主动作为、主动担当、从大局出发,并积极为地方政府想办法、提建议,积极推动两河口移民代建工程进展,成绩是巨大的、收获是可喜的。”

重新走上桥梁,看着桥和复建道路绵延至远方,衬砌施工忙碌而有序,机器设备的轰鸣声仿佛又萦绕在耳边,一张张黝黑、闪着高原红、挂满汗水的脸庞不断闪过脑海……

“千里冰封难为阻,朔风凛冽展旌旗”。2019年,项目部将继续按照合同文件要求,保证节点工期、确保工程质量,进一步继承和发扬成都院人“不怕吃苦、甘于奉献、严谨求实、敢于争先”的优良作风和传统,继续全力、稳步推进两河口移民代建工程建设。我们坚信,未来之路虽迢迢,但只要信念坚定,定能攻坚克难,最终满足两河口水电站2020年8月下闸蓄水的最终目标。

【打印】【关闭】

浏览次数: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